<dfn id='8p2xq'><optgroup id='8p2xq'></optgroup></dfn><tfoot id='8p2xq'><bdo id='8p2xq'><div id='8p2xq'></div><i id='8p2xq'><dt id='8p2xq'></dt></i></bdo></tfoot>

          <ul id='8p2xq'></ul>

          • 趣谈历史“冷知识”两个“海州籍”的明朝皇后

            信息来源:连网 发布日期:2019-06-10 浏览次数:

            著名作家金庸评价明朝,是中国历史上最腐朽、最黑暗、统治者最残暴的朝代,到明末更成为中国数千年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!而历史学者萧功秦对于明朝皇帝的评价也是苛刻:明朝那些皇帝好吗?明朝皇帝的道德素质、责任感甚至智商整体上都比清朝皇帝差很多。然而,此处,我们不谈明史,也不谈那些明朝皇帝,而是聚焦两位明朝“皇后”。

            为何呢?因为她们都是连云港人。

            明英宗原配钱氏,海州人,正统七年(1442年)立为皇后。十四年(1449年),英宗被瓦剌部所俘,为迎英宗回朝,她把自己宫中的全部资财输出,每天悲哀地呼天号地,祈求神灵保佑英宗,以致伤残了一条腿,又哭瞎了一只眼睛。而同为海州老乡的孝纯皇后刘氏,更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的生母——她初为明光宗淑女。死后进贤妃。因儿子朱由检即位为崇祯帝,追谥生母刘氏为孝纯恭懿淑穆庄静毗天毓圣皇太后,与光宗合葬庆陵。

            “土木堡之变”后哭瞎眼的钱皇后,助推废除了惨无人道的宫妃殉葬制

            明英宗正统七年(壬戌,公元1442年),海州钱氏入宫,被明英宗册立为皇后。婚后,和英宗朱祁镇的感情十分深厚,两人相亲相爱。公元1442年(正统七年)被册立为孝庄睿皇后。她的曾祖父钱整,是成祖朱棣做燕王时的老部下,任燕山护卫副千户,一直对成祖忠心耿耿。祖父钱通官至金吾右卫指挥使,父亲钱贵继承了祖传的武职,多次随明成祖、明宣宗北征,凭借战功升至都指挥佥事。直到女儿被选为皇后前,钱贵才被提拔为中府都督同知、安昌伯。

            英宗对钱皇后一见钟情。和普通人一样,夫妻间感情好了,做丈夫的也就把丈人和小舅子的前途念念在心。英宗怜惜皇后家族卑微(伯爵),打算晋封老丈人为侯爵。钱皇后贤德,对于丈夫的良苦用心,钱皇后深为感激,然而她并不愿意家族因为自己而无功受禄,损害丈夫的“明君”声誉,因此英宗的打算刚一提出,她就谢绝了。英宗原以为钱皇后的谦逊只是一种姿态,所以他也就再三地提出晋升丈人的建议。出乎他意料的是,钱皇后的态度完全不是客套,无论自己怎样提议,她都是推辞。明白妻子的心意后,英宗对钱皇后在男女之情外更加了一层敬重。所以只有皇后家族无封(仍为伯爵)。

            公元1449年,即正统十四年,著名的历史事件“土木堡之变”发生,明英宗朱祁镇北征瓦剌伤亡过半,兵败被俘。最近表现这段历史的影视剧就是刘诗诗主演的《女医明妃传》。当时,钱皇后已如五雷轰顶,又得到了哥哥钱钦和弟弟钱钟也丧生在“土木堡之变”中的确切消息。无依无靠的钱皇后,自感对于丈夫的处境无能为力,陷于绝境的她只能日夜啼哭。而后于谦等大臣劝服孙太后,立郕王朱祁钰为帝,次年改元景泰。她更是悲痛欲绝。

            在渺茫中,她终于想到了自己还能多少为丈夫做一件事。从此,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冷清的宫宇中总会隐约响起一个女人哀泣求告磕头求天的声音,那是23岁的钱皇后,绝望中采用了民间女子最无助的办法,祈望上天能够垂怜自己的诚意,放丈夫一条生路。钱皇后就这样每天每夜地祈求,再困再倦也只是就地稍卧,不肯上床休息。过度的劳累、粗陋的饮食、冰冷的地面、冬天的严寒长期侵袭她的身体,她的一条腿受了重伤,再也无法治好,而昼夜不停地悲泣也很快哭瞎了她的一只眼睛。对于自己的残疾,钱皇后毫不介意,也拒绝治疗,她心甘情愿地认为这是接回丈夫,上天要她付出的代价。

            北京保卫战之后,明军多次击败瓦剌。瓦剌首领也见捞不到好处,便想放了明英宗,借此求和。英宗被迎回,名为太上皇,实则被幽居在南宫,钱皇后常常宽慰,并率领诸妃织布卖钱,以谋生存。英宗跟钱皇后感情极深。景泰八年(1457年)正月,夺门之变爆发,明英宗复位,改元天顺。二月,明英宗废朱祁钰为郕王,软禁于西苑。不久朱祁钰去世,享年30岁。

            英宗复辟后,感激妻子对自己视若生命般的感情,没有立太子生母周贵妃为后,仍是立残疾而且无子的钱皇后为皇后。钱皇后的父亲早在女儿第一次做皇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,一双儿子不幸在“土木堡之变”中殉难。钱皇后的大哥钱钦死时只有女儿,总算弟弟钱钟之妻怀有身孕,遗腹生下一个儿子钱雄。对于老丈人的这根独苗苗,英宗格外小心栽培,钱雄在姑父的呵护下迅速晋升,尚未成年就当上了都督同知,升迁到了祖父的官职地位。只是一说起追封钱氏兄弟爵位,让钱雄成为真正的“贵戚”,钱皇后仍然再三推辞。英宗拗不过妻子,因此也就不再坚持。

            在钱皇后的影响下,明英宗还废除了实行近百年的惨无人道的宫妃殉葬制。 1463年,英宗临死前,遗命只愿与钱皇后同葬。明英宗死后,在大学士李贤、彭时等辅臣的维护下,钱锦鸾被明宪宗尊为慈懿皇太后。公元1469年(明宪宗成化四年)思夫成疾的钱太后去世,时年46岁,在彭时、刘定之、商辂等470多名朝廷大臣的尊崇和请命下,宪宗上尊谥曰孝庄献穆弘惠显仁恭天钦圣睿皇后,奉灵牌于奉先殿,祔太庙,合葬裕陵。

            23岁时忧郁而死的孝纯刘太后

            “幼年丧母”,造成崇祯性格悲剧

            我国上下五千年历史,历朝历代涌现出太多皇帝,要想在负面形象扎堆的历代亡国之君里,找出个相对正面的形象,那非明朝崇祯帝朱由检莫属。他身穿满是补丁的龙袍,在北京城破的前夜,煤山顶上决然殉国的一幕,是中国古代史上公认虐心的时刻。许多人同情崇祯帝,认为他还是一个勤政之君,他的悲剧原因之一,在于“生不逢时”。而少为人知的是,这明朝最后一位皇帝的生母或为连云港人。

            据史料记载,崇祯帝登极后,很想有所作为,中兴大明皇朝。上任的第一板斧,砍向客、魏集团。客,是客氏;魏,是魏忠贤。这一举措,既得心应手,又颇得人心。但是,关内的农民军,关外的八旗军,两拳打击,双重困扰,导致崇祯帝内外交困,焦头烂额。

            本来,崇祯帝有志向,还算勤政,应当在“中兴之路”上一步一步地前进。但是,崇祯帝自以为是,刚愎自用,事与愿违,出现悲剧。很多专家认为,孤独、惊恐的皇子生活,“三案”、复杂的宫廷纠葛,是形成崇祯帝孤僻多疑、刚愎多变性格的重要原因。或者说,幼年丧母,身处深宫,崇祯帝幼年形成了一种不健康的性格——崇祯帝的生母刘氏,23岁时因忧郁而死。当时,崇祯帝朱由检只有5岁,其父、太子朱常洛怕父皇万历(神宗朱翊钧年号)知道,就悄悄命人将刘氏葬在西山。天启七年(1627)八月二十二日,朱由校卒于乾清宫,遗诏以信王朱由检嗣皇帝位。二十四日,信王朱由检即皇帝位,以1628年为崇祯元年。

            《明史》记载:“孝纯刘太后,庄烈帝生母也,海州人,后籍宛平。初入宫为淑女。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庄烈帝(即崇祯皇帝)。已,失光宗意,被谴,薨。光宗中悔,恐神宗知之,戒掖庭勿言,葬于西山。”从这段记载我们知道,刘娘娘是海州(今江苏省连云港市,还有一说辽宁海城人)人。不过,海州只是刘娘娘的祖籍,她本人是在宛平(今北京)出生的。

            那么,刘娘娘的祖上是何时入籍宛平的呢?

            从各种史料中,可以理出一条脉络。《新乐侯刘氏传》记载:“其先本海州人,以成祖靖难功,拜河阳千户,籍任丘,九世祖名宗者迁宛平,遂世为宛平人。”说明刘娘娘的祖上在明永乐年间就因跟随朱棣起兵靖难,被封在任丘当河阳千户,九世祖时迁宛平,遂为宛平人。另据《康熙海州志》记载:“其祖父侨寓京中。”说明刘娘娘的祖父是从河北任丘迁到京城居住的。

            刘娘娘初入宫时,只是一名淑女(又称宫女)。万历三十八年(1610)十二月二十四日,刘氏生一男孩,取名朱由检,即日后的崇祯皇帝。刘氏并没有因为给太子朱常洛生儿子而“母以子贵”,反而在哺育儿子期间遭到太子的冷落与厌恶。刘氏为此郁郁寡欢,竟然积郁成疾,在朱由检5岁那年撒手西归。太子朱常洛心里有愧,生怕万历皇帝追究,秘密地将刘氏草草葬于京西。《明史后妃传》载,“光宗中悔,恐神宗知之,戒掖庭勿言”,唯恐走漏了消息,他的皇太子之位难保,故保密很严。但毋庸置疑,朱常洛的所作所为,给崇祯皇帝幼小的心灵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。

            朱由检继位后,首先想到的就是生母,就问近侍的太监:“刘娘娘可葬在西山?”近侍回答“有”,崇祯就让近侍前去祭祀,并追封生母为“孝纯恭懿淑穆庄静毗天毓圣皇太后”,简称“孝纯刘太后”,迁葬十三陵的庆陵,与光宗合葬。同时命画师去宫中寻找熟悉其母相貌的人,绘制其画像,画成后,备了法架从正阳门入宫,崇祯皇帝跪在午门。崇祯皇帝看到母亲画像时,泪水如雨,《明史》记载“帝雨泣,六宫皆泣”,情景之动人,观者无不动容。

           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,幼年丧母对他的伤害至深。

           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(1644年4月25日),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,崇祯皇帝命后宫嫔妃尽皆自杀,亲手砍杀自己的两位女儿,又命贴身太监小毛子带三位皇子出逃,然后跟太监王承恩逃亡煤山,自缢而死。死前,他在自己的衣襟上留下遗言:朕自登基十七年,逆贼直逼京师,虽朕薄德貎恭,上干天咎,然皆诸臣之误朕也。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,去朕冠冕,以发覆面,任贼分裂朕尸,勿伤百姓一人……